• 新聞動態
    News
    行業新聞

    香精與香料(128)—芫荽

    2022年05月25日中外香料香精第一資訊瀏覽量:0

    芫荽yán sui(學名:Coriandrum sativum),又名胡荽、香菜、鹽須、香茜,廣東等地為避衰諱也稱芫茜yán xī。芫荽屬一年生草本植物。在中東、地中海、印度、拉丁美洲、中國和東南亞的烹調中經常出現,亦可作藥用。

    香精與香料(128)—芫荽

    芫荽的種植及食用歷史

    香精與香料(128)—芫荽

    種植歷史芫荽yán sui,最早叫胡荽,原產地為地中海沿岸及中亞地區,據《博物志》記載說,“張騫使西域還,得大蒜……胡荽”種子歸,故名胡荽。

    但《博物志》各版本記載不一,且與多種史書的記載相互矛盾,并不可靠。由此有人考證,胡荽的傳入實際上是在張騫之后。

    不過,胡荽作為一種蔬菜,至少在南北朝時,可以肯定已經得到了廣泛種植。因為在《齊民要術》里,已經記載了頗為詳盡的種植胡荽以及制作腌芫荽的方法。

    芫荽漢代本稱葰荽,乃莖葉布散之貌,故種植歷史在西漢就有所記載。到了后趙時,石勒做皇帝,“諱胡,故晉汾人呼胡荽為香荽”故晉地俗傳為香菜之名,河南叫之芫荽,而南方仍稱芫荽、胡荽或香菜。香菜是一種重要的食用蔬菜,今天中國各地均在栽培,以華北地區最多。

    香菜,原產地為地中海沿岸及中亞地區,傳入中國后,民間主要用作調味,比如蘭州牛肉拉面或西安羊肉泡饃,非香菜不正宗。據有關資料記載,因其帶有刺激的特殊清香氣味,香菜被道家列為“五葷”之一。

    李時珍《本草綱目》中介紹:香菜可消谷,補虛,治五臟。許慎《說文解字》中介紹:“芫”字為“魚毒也”;“荽”字為“香口也”。

    中醫藥認為,香菜性溫味甘,能健胃消食,發汗透疹,利尿通便,祛風解毒?,F代研究發現,香菜之所以香,獲得“香菜”的美名,主要是因為它含有揮發油和揮發性香味物質。

    據唐代《博物志》記載,公元前119年西漢張騫從西域引進香菜時,初名為胡荽;到南北朝后趙時,趙皇帝石勒認為自己是胡人,胡荽聽起來不順耳,下令改名為芫荽。香菜傳入中國后,民間主要用作調味,比如蘭州牛肉拉面或西安羊肉泡饃,非香菜不正宗。

    香菜因帶有刺激的特殊清香氣味,被道家列為“五葷”之一,并被當作驅邪鎮鬼的法寶。例如,將香菜和酒煮開,灑在受驚嚇的小孩身上,便無大礙了。

    此外,香菜還有頗高的藥用價值,李時珍在《本草綱目》中說,香菜可消谷,補虛,治五臟。許慎在《說文解字》中講,“芫”字為“魚毒也”:“荽”字為“香口也”。

    具有發表透疹,開胃消食。主治麻疹不透、飲食不消、納食不佳;從而又“荽”為“香口”,芫荽到了南方便叫做香菜了。

    香精與香料(128)—芫荽

     

    芫荽的典籍記錄

    1. 《本草備要》:“辛溫香竄。內通心脾,外達四肢。辟一切不正之氣,痧疹、痘瘡不出?!?/p>

    2. 《本草從新》:“辛溫,微毒。主消谷,止頭痛,通小腹氣及心竅,利大小腸,其香竄,辟一切不正之氣?!?/p>

    3. 《本草分經》:“辛溫香竄,辟一切不正之氣,發痘瘡療沙疹止頭痛,通小腹氣及心竅,消谷利腸?!?/p>

    4. 《本草撮要》:“味辛溫,微毒。入足太陰陽明經。功專消谷,止頭痛,通小腹氣及心竅,利大小腸,其香竄辟一切不正之氣?!?/p>

    5. 《本草蒙筌》:“味辛,氣溫。微毒。善通氣小腹,能拔熱四肢。開心竅,上止頭疼;散沙疹,內消谷食。利五臟,順二腸。豌豆瘡出不齊,用之煎酒可噴?!?/p>

    6. 《本草求真》:“辛溫香竄。內通心脾小腹;外行腠理、達四肢。散風寒及除一切不正之氣。是以發熱頭痛能除,谷食停滯俱消。痘瘡不齊。煎酒噴之即出。目翳不退,塞之鼻中即祛?!?/p>

    香精與香料(128)—芫荽

    7. 《本經逢原》:“辛溫微毒。胡荽辛溫,香竄內通心脾,外達四肢,能辟一切不正之氣,酒后煎湯漱洗則絕無酒氣?!?/p>

    8. 《雷公炮制藥性解》:“味辛,性溫微毒,入肺脾二經。主通小腹氣,除四肢熱,止頭痛,消谷食,散痧疹,齊痘瘡。其子煎油,可敷禿瘡?!?/p>

    9. 《藥性切用》:“辛溫香竄,發痘疹,辟惡氣。服食損人,煎湯熏洗?!?/p>

    10. 《增廣和劑局方藥性總論》:“味辛,溫,微毒。消谷,治五臟,補不足,利大小腸,通小腹氣,止頭痛,療沙疹,豆瘡不出,主蠱毒,五痔。

    11. 《食療本草》:“利五臟,補筋脈,主消谷能食,治腸風,熱餅裹食?!?/p>

    12. 《馮氏錦囊秘錄》:“胡荽,善通氣小腹,能拔毒四肢,開心竅,上止頭痛,散痧疹,內消谷食,利五臟,順二腸,痘瘡不齊,煎酒可噴。塞之鼻中,能去目翳?!?/p>

    13. 《醫學入門》:“胡荽辛溫微有毒,善止頭疼熱四肢,消谷更通心腹氣,噴痘酒煎不用醫?!?/p>

    14. 《本草便讀》:“辛溫善散,可宣肺胃之寒凝;香竄難聞,能起痘疹之滯遏?!?/p>

    15. 《本草易讀》:“辛,溫,無毒。起痘疹而辟惡氣,通諸竅而發痼疾?!?/p>

    16. 《飲膳正要》:“味辛,溫,微毒。消谷,補五藏不足,通利小便?!?/p>

    17. 《中藥大辭典》:“性溫,味辛。發表透疹,健胃。用于麻疹初期不易透發、食滯胃痛、痞閉?!?/p>

    18. 《嘉佑本草》:“消谷,治五臟,補不足,利大小腸,通小腹氣,拔四肢熱,止頭痛,療痧疹、豌豆瘡不出,作酒噴之立出,通心竅?!?/p>

    19. 《日用本草》:“消谷化氣,通大小腸結氣。治頭疼齒病,解魚肉毒?!?/p>

    20. 《醫林纂要》:“升散陰氣,辟邪氣,發汗,托疹?!?/p>

    21. 《全國中草藥匯編》:“發表透疹,健胃。全草:麻疹不透,感冒無汗;果:消化不良,食欲不振?!?/p>

    22.《本草綱目》:“胡荽,辛溫香竄,內通心脾,外達四肢,能辟一切不正之氣。故痘瘡出不爽快者,能發之?!?/p>

    23.《藥性歌括四百味》:“胡荽味辛,上止頭疼。內消谷食,痘疹發生。 ”

    24.《隱息居飲食譜》:“辛溫。散寒,辟邪解穢,殺蟲止痛,下氣通腸,殺魚腥,發痘疹?!?/p>

    25.《日用本草》:“消谷化氣,通大小腸結氣。治頭疼齒病,解魚肉毒?!?/p>

    26.《本草經疏》:“氣虛人不宜食。疹痘出不快,非風寒外侵及穢惡之氣觸犯者,不宜用?!?/p>

    芫荽的起源與傳播

    芫荽起源于西亞到現代伊朗在內的地區,具體地點難以確定。圣經中出埃及記16章31節用芫荽籽來描述嗎哪的形狀,顯見芫荽籽乃是當時常見食品。但埃及并非芫荽的原產地,而是東歐。

    希臘人至少在公元前兩千年就開始使用芫荽了。中世紀歐洲人經常用芫荽葉子和籽來掩蓋壞了的肉的臭味,至今芫荽籽還經常放入歐式香腸。羅馬人來到大不列顛島上后又將芫荽引入當地。英國在伊麗莎白一世時期,把芫荽籽磨粉調一種在婚禮時喝的甜藥酒,現在芫荽籽粉也常用于調雞尾酒或泰式冰咖啡。

    據說張騫將該物種引入中國。華人比較常食芫荽葉子,用來調湯或涼拌。芳香有辟穢醒脾作用,常用于湯品或菜肴的調味。10世紀之前芫荽又從中國傳入日本。

    16世紀西班牙征服者將芫荽引入拉丁美洲。17世紀初第一批英國移民又將芫荽引入北美。

    形態外觀

    野生芫荽比較小。野生的整棵芫荽只有4-5寸高,細細的梗,葉子比大拇指稍微大一些?,F在常見的人工培養的大很多,可以到一尺左右。

    香精與香料(128)—芫荽

    特性

    一年生草本,莖直立,高 30~100 公分,中空,有分枝;根細長,有多數側根,有強烈香氣。

    李時珍曰:“荽,許氏說文作荾,云姜屬,可以香口也。其莖柔葉細,而根多須,綏綏然也。張騫使西域始得種歸,故名胡荽。

    陳藏器曰:石勒諱胡,故并汾人呼胡荽為香菜?!焙次覈怨乓詠砑从性耘?,是國人菜肴的重要調味疏菜。品種有青種及紅種,但以青種栽培較多,紅種不易買到。芫荽在菜攤上菜販常用它來作“交易贈品”,家庭主婦買菜,需要作調味用,菜販就會順手抓 1 把奉送,留個人情債,希望后會有期。

    氣味和味道

    不同的人可能會感覺到香菜具有不同的味道。喜歡它的人說,它有一種清爽,檸檬或酸橙的味道;而那些不喜歡它的人對它的味道和氣味有強烈的厭惡,稱之為肥皂或腐爛味。研究還顯示,不同族裔群體具有偏好差異:21%的東亞人,17%的白種人和14%的非洲裔表示不喜歡香菜;但是只有7%的南亞人,4%的西班牙裔,3%中東人受訪者表示不喜歡。

    雙胞胎研究表明,80%的同卵雙胞胎對香菜有同樣的偏好,但是異卵雙胞胎偏好相同者只在約一半左右,因此有可能是遺傳因素導致了這種現象。在近3萬人的遺傳調查中,已經發現了與香菜知覺相關的兩種遺傳變異,其中最常見的是涉及感知氣味的基因?;騉R6A2位于嗅覺受體基因簇內,并編碼對醛類化學物質高度敏感的受體。風味化學家發現香菜的香氣是由6種左右的物質產生的,其中大部分是醛類。那些不喜歡香菜味道的人對易令人厭惡的不飽和醛敏感,同時也可能無法檢測到其他人覺得愉悅的芳香化學物質。也已經發現香菜味道與其它幾種基因之間的關聯,包括苦味受體。

    應用

    中國菜和墨西哥菜常用芫荽的葉子,芫荽葉子高溫加熱體積會顯著縮小,所以通常不炒或煮,一般是別的湯菜入盤之后,才把切碎的芫荽撒在上面。但也有用芫荽葉子直接爆炒的菜肴,如“芫爆里脊絲”。

    歐洲、西亞和南亞較常用干燥的果實。曬干之后,在油里炸過才易出味。新鮮的芫荽籽也可以用,但是很少見。印度菜肴中大多用磨成粉的芫荽籽。完整的芫荽籽在密封的瓶子可以存放六個月到一年,磨粉之后很容易失去味道。

    泰式菜肴中會使用芫荽根,辛香味要比葉子來得強,常連同芫荽葉使用。芫荽根、大蒜及胡椒粒磨泥乃泰式菜肴的香辛基底。

    藥效及過敏

    小兒麻疹初起,透發不暢,發熱無汗

    拔痧疹,肢熱,止頭痛,療痧疹

    芫荽子制成溶液可治化膿性疾患

    有些人會對芫荽葉或其種子產生過敏,出現的癥狀與其他食物過敏相似。有醫學研究針對可能香料過敏的人進行實驗,有32%兒童和23% 成人在針刺試驗中出現反應,對芫荽和傘形科(Apiaceae)植物(包括香芹籽、茴香和芹菜)呈現陽性,所出現的癥狀有可能非常輕微,但也可能嚴重危及生命。

    芫荽的現代藥理學研究進展

    1、歐芹(Petroselinum crispum) (Mill)和芫荽Coriandrum sativum (Linn)的特性、植物成分及其對炎癥反應的影響——分子對接體外抗人腺癌細胞的分析

    歐芹Petroselinum crispum (Mill)和芫荽Coriandrum sativum (Linn)是常見的烹飪藥草,富含多種營養和礦物質。在這些植物中發現的植物化學物質作為次生代謝物,對多種臨床疾病如炎癥、糖尿病和癌癥有用。目前的研究使用的體外研究人類肺泡基底上皮腺癌(A549)細胞的識別植物化合物存在于歐芹和芫荽葉子的石油醚、甲醇、水提物中,以及描述這些草藥在傷口愈合和炎癥的影響。結果表明,從歐芹和芫荽葉提取物中共發現1761個化合物,并對這些化合物與CD36和抗胰蛋白酶受體等結合受體進行了在體試驗,確定了它們的結合親和性。該提取物對A549細胞的IC50值較低,表明其毒性較低,與未處理的細胞相比,歐芹和芫荽提取物對A549細胞的遷移速度快得多,表明其具有較高的抗炎活性。其中,以歐芹和芫荽提取物處理的創面愈合速度較快。

    香精與香料(128)—芫荽

    2、從芫荽地上部分提取的神經營養和抗神經炎癥成分

    在我們繼續從藥用來源中尋找生物活性化合物的過程中,我們研究了芫荽地上部分的甲醇提取物。對 C. sativum 地上部分的擴展植物化學研究導致了七種化合物 (1-7) 的分離和鑒定,其中包括兩種新的異香豆素糖苷 (1-2) 和一種新的酚苷 (5)。通過分析 1D 和 2D NMR(1H 和 13C NMR、COSY、HSQC 和 HMBC)和 HRESIMS 數據以及使用化學方法,闡明了新化合物(1、2 和 5)的化學結構。不僅通過在 C6 神經膠質瘤細胞中誘導神經生長因子 (NGF) 來評估所有分離物的潛在神經營養活性,而且還評估了脂多糖 (LPS) 激活的小鼠小膠質細胞 BV-2 中一氧化氮 (NO) 水平的產生。細胞以評估其抗神經炎癥活性?;衔?1-3 和 7 是 NGF 釋放的刺激劑,NGF 的刺激水平分別為 127.23 ± 1.89%、128.22 ± 5.45%、121.23 ± 6.66% 和 120.94 ± 3.97%。此外,1 和 2 的糖苷配基(1a 和 2a)顯示出比其糖苷更強的 NGF 分泌活性和抗神經炎癥作用(1a:130.81 ± 5.45% 和 2a:134.44 ± 5.45%)。

    香精與香料(128)—芫荽

    3、香菜(芫荽):一種很有前途的健康功能性食品

    芫荽(C. sativum)或香菜是世界范圍內烹飪中最常用的香料之一,其藥用價值自古以來就得到認可。C. sativum含有具有廣泛生物活性的植物化學物質,包括抗氧化、抗癌、神經保護、抗焦慮、抗驚厥、鎮痛、緩解偏頭痛、降血脂、降血糖、降血壓、抗菌和抗炎活性。在種子中大量發現的主要化合物芳樟醇因其調節疾病許多關鍵發病機制途徑的能力而著稱。除了調節作用外,C. sativum 的強效抗氧化特性為其對神經退行性疾病、癌癥和代謝綜合征的保護作用提供了關鍵機制。這篇綜述從綜合方面闡明了 C. sativum 的治療價值,表明它在老齡化和生活方式相關疾病的時代作為一種有前途的功能性食品對于促進健康具有重要意義。

    香精與香料(128)—芫荽

    從香菜中分離到的一些具有代表性的生物活性化合物的化學結構。

    香精與香料(128)—芫荽

    芫荽的神經保護作用和其他 CNS 相關作用。芫荽的抗氧化活性是保護神經元氧化損傷的關鍵機制??寡滋匦赃€在緩解偏頭痛以及預防腦部慢性炎癥方面發揮作用。植物提取物和關鍵生物活性化合物(芳樟醇)調節相關 CNS 通路中受體的能力也有助于抗驚厥、抗抑郁和鎮痛特性。(NMDA:N-甲基-D-天冬氨酸,GABAA:γ-氨基丁酸 A,TRPM8:瞬時受體電位 M8 通道,DA:多巴胺,5-HT:5-羥色胺或血清素,NE:去甲腎上腺素,Aβ:淀粉樣蛋白-β )

    香精與香料(128)—芫荽

    芫荽管理代謝綜合征的潛力。芫荽的降血糖和降血脂作用是由于其調節參與碳水化合物和脂質代謝的酶和受體的能力。芫荽具有血管舒張作用(可能通過增加內皮一氧化氮的釋放以及作為毒蕈堿受體/Ca2+通道拮抗劑)和利尿活性,從而導致其降低血壓的作用。芫荽的強抗氧化特性在防止與氧化相關的血管并發癥方面發揮作用。還應注意,主要化合物芳樟醇至少部分地在這些生物活性中起重要作用。(HMG-CoAR:3-羥基-3-甲基戊二酰輔酶 A 還原酶,SREBP-2:甾醇調節元件結合蛋白-2,LCAT:卵磷脂-膽固醇?;D移酶,PPARα:過氧化物酶體增殖物激活受體-α,EDRF:內皮細胞-衍生松弛因子,cGMP:環磷酸鳥苷,eNOS:內皮一氧化氮合酶,NO:一氧化氮,LDL:低密度脂蛋白,BP:血壓,CVS:心血管疾病,DM:糖尿病,PUFA:多不飽和脂肪酸)

    香精與香料(128)—芫荽

    4、從芫荽葉提取物中獲得的乙酸乙酯部分的抗傷害和抗水腫特性

    本研究評估了芫荽葉成分對小鼠的鎮痛和抗水腫特性。乙酸乙酯部分 (FAc) 是從由干燥的芫荽葉和莖制備的二氯甲烷提取物中獲得的。采用曠場試驗、福爾馬林、辣椒素和角叉菜膠誘導的足部水腫試驗和乙酸誘導的腹部扭體試驗觀察不同濃度FAc對小鼠的影響。對角叉菜膠誘導的爪水腫試驗的結果進行線性回歸分析,對來自其他測定的數據進行 Kruskal-Wallis 試驗(隨后是 SNK 事后試驗)。在 FAc 中鑒定出二氫芫荽素 (34.5%)、芫荽素 (14.4%)、維生素 E (4.6%) 和豆甾醇 (7.9%)。給與100mg/kg 和 300mg/kg FAc (i.p.)的小鼠在曠場試驗中穿過的方格數減少了。與對照組相比,給予 30、100 和 300mg/kg FAc 的小鼠引起的腹部扭動更少。在福爾馬林試驗中,20mg/kg 嗎啡和 30 和 100mg/kg FAc 可減輕神經源性疼痛,但 5mg/kg 地塞米松或 10mg/kg FAc 不能。嗎啡、地塞米松和 30 和 100mg/kg FAc 可減輕福爾馬林引起的炎癥性疼痛。嗎啡和 30、100 和 300mg/kg FAc 顯著降低了芫荽素試驗期間的反應時間。地塞米松減少了角叉菜膠引起的早期和晚期水腫。在整個實驗過程中,30 和 300mg/kg FAc 引起的水腫比對照組少。 FAc 具有抗傷害、抗水腫和抗炎特性,未來可能被認為是一種潛在的植物治療劑。

    香精與香料(128)—芫荽

    5、芫荽的藥用開發

    芫荽是一種潛在的藥草,俗稱芫荽或香菜,具有多種藥用價值。這種草藥的幾乎所有部分都經過了檢查,以確認其在各種人類疾病中的有效性,例如偏頭痛、高血壓和糖尿病。本次審查考慮的疾病是偏頭痛、高血壓和糖尿病,這些疾病非常普遍,并且是其他臨床病癥的主要合并癥。已確定芫荽不同部分的提取物在治療和控制偏頭痛、高血壓和糖尿病方面具有作用。本綜述還討論了芫荽與疾病的遺傳相互關系。文獻沖浪是在生命科學和醫學研究期刊的平臺上使用關鍵詞芫荽(C. sativum)、草藥、抗糖尿病、抗高血壓、偏頭痛、遺傳學等進行的。結果通過全球各種研究人員進行的臨床試驗獲得在一定程度上治療這些疾病以及其他一些疾病方面是令人滿意的,而遺傳學研究則微不足道。此后,目前的文獻綜述強調了 C. sativum 在治療和管理偏頭痛、高血壓和糖尿病方面的藥用價值。

    香精與香料(128)—芫荽

    6、芫荽:民族藥理學、植物化學和心血管益處的研究進展

    香菜(C. sativum)屬于傘形科(傘形科),廣泛用于烹飪和傳統醫學。大蒜含有多種植物化學物質,如多酚、維生素和許多植物甾醇,這就是它具有抗癌、抗炎、抗糖尿病和鎮痛作用的原因。目前尚未對大蒜的心血管益處進行過綜述,本文旨在根據近期文獻對其在心血管疾病中的療效進行進一步評價和討論。使用以下數據庫對文獻進行電子檢索:PubMed、Scopus、谷歌Scholar、預印本平臺和Cochrane系統評論數據庫。文章收集從數據庫建立到2021年8月。此外,對香菜的傳統用途和植物化學進行了調查和總結。因此,大多數涉及心血管益處并符合資格標準的研究都是在體內進行的,而只有少數是在體外和臨床研究。綜上所述,大蒜具有廣泛的抗高血壓、抗動脈粥樣硬化、抗心律失常、降血脂和心臟保護作用,可被認為是一種功能性食品。

    香精與香料(128)—芫荽

    在過去的幾個世紀里,芫荽被廣泛用于烹飪和傳統用途。盡管芳樟醇已在 C.sativum 提取物中被確定為提取油中的主要成分,但許多黃酮類化合物、酚酸和植物甾醇被發現是預期對香菜的心臟保護作用負責的主要植物化學物質組。在這篇綜述中,根據之前的研究和報告,討論和評估了香菜在 CVD 中的功效,其中 C. sativum 以劑量依賴性方式顯示出降血脂、抗氧化、抗動脈粥樣硬化、抗高血壓和抗心律失常的特性。本系統評價中納入的研究揭示了香菜的心臟保護能力;然而,需要更多的體外研究來闡明其提取物在心血管疾病中的作用機制。還需要對新鮮和提取的 C. sativum 進行臨床試驗,以確認本綜述中提出的結果,努力將其視為可用于治療和營養目的的功能性食品和營養劑。

    香精與香料(128)—芫荽

    7、芫荽籽水提物對慢性約束應激小鼠的抗焦慮活性及對腦神經遞質的影響

    Coriandrum sativum L.(芫荽)的藥用特性有據可查。伊朗傳統醫學中提到了其與中樞神經系統相關的活動。然而,缺乏評估其抗焦慮特性和潛在機制的研究。我們研究了由慢性約束應激誘導的 C. sativum L. 種子水提取物 (CSE) 的抗焦慮活性及其對神經遞質系統的影響。使用索氏裝置提取植物成分并使用 LC-MS 進行鑒定。每天給小鼠口服標準藥物地西泮/CSE,并暴露于約束壓力下兩周。在第 1 天和第 16 天,使用高架十字迷宮和光/暗轉換測試模型評估抗焦慮活性。在第 16 天,定量評估大腦區域的神經遞質。 CSE 治療改善了焦慮動物模型的探索活動,并將單胺和 GABA 水平恢復到各自的基線水平。此外,CSE 降低了海馬區谷氨酸的興奮毒性水平。

    香精與香料(128)—芫荽

    參考文獻:

    [1] Sangeetha Thangavelu,Balamuralikrishnan Balasubramanian, Sampathkumar Palanisamy, VelayuthaprabhuShanmugam, Senthilkumar Natchiappan, Syed Ibrahim Kalibulla, Baskaran Rathinasamy, Vijaya Anand Arumugam, Characterization and phytoconstituents ofPetroselinum crispum (Mill) and Coriandrum sativum (Linn) and their impacts oninflammation—An in vitro analysis against human adenocarcinoma cells withmolecular docking, South African Journal of Botany, 2022, 146, 776-788,doi.10.1016/j.sajb.2021.12.024.

    [2] Joon Min Cha, DaHye Yoon, Sun Yeou Kim,Chung Sub Kim, Kang Ro Lee, Neurotrophic and anti-neuroinflammatoryconstituents from the aerial parts of Coriandrum sativum, Bioorganic Chemistry,2020, 105, 104443, doi.10.1016/j.bioorg.2020.104443.

    [3] Veda Prachayasittikul, SupalukPrachayasittikul, Somsak Ruchirawat, Virapong Prachayasittikul, Coriander(Coriandrum sativum): A promising functional food toward the well-being, FoodResearch International, 2018, 105, 305-323, doi.10.1016/j.foodres.2017.11.019.

    [4] Andreza Fabiana Begnami, Humberto M.Spindola, Ana Lucia T. Gois Ruiz, Jo?o Ernesto de Carvalho, Francisco CarlosGroppo, Vera L. Garcia Rehder, Antinociceptive and anti-edema properties of theethyl acetate fraction obtained from extracts of Coriandrum sativum Linn.leaves, Biomedicine & Pharmacotherapy, 2018, 103,1617-1622, doi.10.1016/ j.biopha.2018.04. 196.

    [5] Sangeetha T, Vijaya Anand A, NargisBegum T, Karthika P, Arun M, Balamuralikrishnan B. Medicinal Exploitation ofCoriandrum sativum L. Natural Resources for Human Health. 2022.doi:10.53365/nrfhh/147312.

    [6] Mahleyuddin NN, Moshawih S, Ming LC,Zulkifly HH, Kifli N, Loy MJ, Sarker MMR, Al-Worafi YM, Goh BH, Thuraisingam S,Goh HP. Coriandrum sativum L.: A Review on Ethnopharmacology, Phytochemistry,and Cardiovascular Benefits. Molecules. 2022; 27(1):209. https://doi.org/ 10.3390/ molecules27010209

    [7] Swati Sahoo, S. Brijesh, Anxiolyticactivity of Coriandrum sativum seeds aqueous extract on chronic restraintstressed mice and effect on brain neurotransmitters, Journal of FunctionalFoods, 2020, 68, 103884, doi.10.1016/j.jff.2020.103884.

    服務熱線

    177-5061-9273

    添加微信咨詢

    添加微信咨詢

    欧美激情,性久久,麻豆AV无码一区二区,蒂法奶头无遮挡图3D视频